(小学篇)2019年第09期:小学阶段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探析(北京:王文静、解会欣、李丽、谢秋葵;附PDF下载)

 
【摘   要】本研究通过对教师、教研员和学生群体进行访谈,提取了小学阶段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的关键性指标,进而结合文献分析结果编制调研问卷,并对每一项指标的重要程度进行评估,最终确定了15项评估指标。本研究结果可为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研发、选择和使用提供依据。
 
【关键词】儿童英语阅读;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资源研发
 
 
 
一、问题的提出
 
阅读能力对于儿童的英语学习而言至关重要,良好的英语阅读能力不仅可以帮助儿童扩大词汇量,了解中西方文化差异,还可以促进儿童审美能力及思维能力的发展(薛春,2017)。同时,也只有读得比较多,阅读量足够大的人,才能真正学好英语(黄源深,2006)。《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2011年版)》也对小学阶段儿童的英语阅读能力和阅读量提出了新的要求,初中一年级时,更是要求课外阅读量累计达到4万词以上(教育部,2012)。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就必须增加小学阶段儿童的英语阅读量,这就需要为儿童提供大量的、丰富的、合适的英语阅读资源。
 
然而,我国小学阶段儿童的英语阅读材料比较单一,基本还是以教材为主,很难满足儿童大量阅读的需要(毕玲莉,2012);儿童家庭中所拥有的英语阅读资源数量非常有限,资源种类不够丰富,质量也不容乐观(周晶晶,2011)。虽然市面上、网络中充斥着为数不少的英语阅读资源,但却良莠不齐,难以甄别。分析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标准的缺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如果能够建立小学阶段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的指标体系,无疑会提高现有英语阅读资源的质量和利用效率。然而,迄今为止针对英语阅读资源,尤其是针对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进行的研究却少之又少。已有的研究(如Sheldon, 1988; Outson, 2003;韩清献、周振军,2005;张雪梅,2001)也多是研究者依据自己的经验从评估的原则、方法和评估维度上提出的见解,缺乏实证研究。
 
本研究采用实证研究的方法,构建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评估指标,以期为小学阶段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研发、选择和使用提供有益的启示。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主要采用半结构化访谈和问卷调研的方法进行。首先采取群体访谈和个别访谈相结合的方式,对选取的38名小学英语教研员、英语教师和15名小学生进行访谈,基于访谈结果提取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的指标。在此基础上结合文献分析的结果,编制调研问卷,面向家长、教师、研究人员和儿童出版行业从业者四个群体共46人进行调研,之后对提取的各项指标的重要程度进行评估,最终确定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系列评估指标。
 
三、研究结果
 
1. 基于访谈的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探析
 
我们分别对一线英语教师和教研员、儿童群体的访谈资料进行分析,提取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词条。提取的标准是在访谈过程中相关词条被提及的频率超过10次(邓林园、王美璇,2015)。具体结果见图1和图2。
 
 
图1 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提取(一线教师及教研员)
 
 
图2 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提取(儿童)
 
由图1可知,教师和教研人员群体提及频率较高(编码参考点为10)的评估指标包括分级分层、结合教材、具有趣味性等,共15个词条。这说明教师和教研员群体认为,这些指标对于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评估都非常重要。但是对于这些指标,教师和教研员提及的频率也有高低之分,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分级分层”,提及次数高达44次;接下来是“结合教材”和“具有趣味性”,均提及29次;而“操作性强”和“装帧设计适合儿童”虽然也被认为是很重要的评估指标,但提及的次数较少,均不及15次。
 
通过对儿童的访谈结果(见图2)进行分析发现,被儿童提及频率较高的评估指标与一线教师、教研员群体的指标既有交叉,又有不同。比如,两个群体都提到了具有趣味性、图文并茂、有声、故事性强、分级分水平和互动性强;而主题吸引人、知识性强、有生词注释则是儿童群体关注而一线教师、教研员群体没有提及的。此外,教师、教研员群体所关心的是否结合教材、是否遵循儿童语言发展的规律,以及语言是否规范等并不在儿童考虑之列。
 
2. 基于调研的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验证
 
依据访谈结果提取的评估指标,同时结合文献分析的结果,研究者编制了“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调研问卷”,共58个项目。面向家长、教师、研究人员和行业从业者四个群体,选取对儿童英语阅读资源接触较多且比较熟悉和了解的人员共46人进行调研。
 
调研结果(见图3)显示,调研对象对“配音标准规范”“内容具有趣味性”“语言规范”等15个项目的重要程度评分较高(3.5分及以上)。
 
 
图3 重要程度评估较高项目及具体评估结果
 
进一步分析发现,在研究人员、教师和家长三个不同群体中,对调研问卷中所列评估指标的重要程度存在不同的认知。
 
3. 不同被调研群体对各指标重要性评估的差异比较
 
方差分析的结果(见下表)显示,在“情节有一定的悬念,能够吸引儿童持续阅读”“分类分主题”“与常规英语教材相结合,能够有效辅助教材”等6个项目上,不同被调研群体的评估结果存在显著差异。多重比较的结果显示,在“系列故事,讲述主人公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情节有一定的悬念,能够吸引儿童持续阅读”“采取点读的形式帮助儿童进行阅读”这3个项目上,教师群体对其重要程度的评估显著高于研究人员群体。在“分类分主题”“与常规英语教材相结合,能够有效辅助教材”这2个项目上,教师群体对其重要程度的评估显著高于家长群体。在“系列阅读资源以话题为线索”一项上,教师群体对其重要程度的评估显著高于家长和研究人员群体,这可能与教师的工作需求有关。
 
不同群体对各项指标重要程度评估的方差分析及多重比较结果 
评估指标
平方和
df
均方
F值(Sig.)
多重比较结果
系列故事,讲述主人公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
组间
3.315
3
1.105
2.968
(.043*)
教师>研究人员
(.029*)
组内
15.641
42
.372
情节有一定的悬念,能够吸引儿童持续阅读
组间
4.035
3
1.345
3.716
(.019*)
教师>研究人员
(.013*)
组内
15.204
42
.362
采取点读的形式帮助儿童进行阅读
组间
4.665
3
1.555
3.134
(.035*)
教师>研究人员
(.040*)
组内
20.835
42
.496
分类分主题
组间
5.337
3
1.779
3.678
(.019*)
教师>家长
(.018*)
组内
20.315
42
.484
与常规英语教材相结合,能够有效辅助教材
组间
6.073
3
2.024
3.191
(.033*)
教师>家长
(.042*)
组内
26.645
42
.643
系列阅读资源以话题为线索
组间
7.701
3
2.567
6.948
(.001**)
教师>家长
(.006**)
组内
15.516
42
.369
教师>研究人员
(.001**)
注:F值(Sig.)及多重比较结果*表示在.05水平显著,**表示在.01水平显著。
 
4. 孩子年龄对各指标重要性评估的影响
 
孩子处于不同年龄段的家长群体对“能够帮助儿童发现美、欣赏美,享受生活的乐趣”及“配有家长阅读指导、选择建议”这2个项目的重要性评估差异显著。多重比较的结果显示,在“配有家长阅读指导、选择建议”一项上,孩子年龄在0~3岁的被调研家长群体分别和子女年龄在6~12岁及12岁以上的被调研家长群体存在显著差异,0~3岁孩子的家长对这一项目的重要程度评分更高;在“能够帮助儿童发现美、欣赏美,享受生活的乐趣”一项上,相比其他年龄组而言,孩子为0~3岁及3~6岁的家长对这一项目的重要程度评分更高。这可能是由于孩子年龄较小,还不能进行自主阅读,英语阅读很多时候都是由家长带领,所以家长对阅读指导的需求更大;家长认为,发现美、欣赏美、享受生活的乐趣对于低龄儿童而言更重要。
 
四、讨论及启示
 
1. 对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评估应以促进儿童的健康发展为首要目标
 
帮助儿童形成美好的情感、良好积极的人生态度和正确的价值观,是教育过程中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目标的具体体现(李倩倩,2013),也是阅读承载的重要功能之一。小学阶段儿童尚处于价值观形成阶段,给他们的阅读资源,首先内容要健康,能够帮助儿童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在本研究过程中,多名教师和教研员均提到了阅读内容的主题要健康、积极向上,传递正能量。其次,书籍本身要绿色环保。在访谈中一线教师和教研员也多次提到“图书的装帧设计要适合儿童”,比如所用纸张要无毒无害,给低龄儿童的图书字号不能太小,颜色不能太鲜艳,画面不能太复杂(荣其昌,2007),以免对儿童的视力、认知等造成不良影响。
 
2. 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评估应将以儿童为中心作为指导思想和评估原则
 
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设计和研发应以儿童为中心,符合儿童的年龄特点和兴趣,遵循其语言学习规律和认知发展规律。本研究的其中一项结果显示,主题吸引人、知识性强、有生词注释是儿童认为很重要的评价指标,但这几项指标没有被教师群体提及。可见儿童对于阅读资源的要求是趣味性和知识性并重,这一点可供教师为儿童选择阅读资源时参考。
 
另外,儿童英语阅读能力的提升需要大量的优质资源,而英语教材依然是现在使用最广泛的,占据主要、主导地位的英语学习资源,但其无论是在内容上、结构上和灵活性上都不能充分满足儿童的需要。教材的语言输入量远远不够,且大多是在设定的语言情境中针对词汇、句式和语法进行反复操练,语言文化覆盖面不足、趣味性也不够(刘桂秋、张玥,2008);同时,由于教材没有丰富多变的语言输入内容,自然也难以使儿童形成灵活的语言输出能力,对培养儿童的英语语言能力所起的作用也非常有限。而要想提高儿童语言输出的灵活性,儿童所接触的英语学习资源需要具有一定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以让儿童在不同的语境中体会语言的运用。因此,教师在为儿童选择阅读资源时,还要兼顾丰富性和多样性。
 
3. 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的构建应考虑到不同群体的需求
 
研究者在访谈和调研过程中发现,不同群体对“好的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理解存在不同的看法。比如,家长群体更看重阅读资源是否有阅读指导、选择建议等。教师群体更看重是否有配套资源、是否能较好地与常规教材衔接。教研人员群体把“有声”看得很重要,认为点读的形式更适合儿童。儿童认为最好是动画、电影的形式,并不喜欢点读。对于分级分水平这一指标,教研人员群体认为给儿童的英语阅读资源应符合儿童的现有水平或者略高于儿童的现有水平,而儿童群体则表示并不排斥难度大、生词多的英语阅读资源,也不希望为了篇幅牺牲情节的完整性和趣味性。
 
这一结果证实了对不同群体进行访谈的必要性,也提示我们在对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进行评估时,除了要考虑资源的实用性,还要考虑其对儿童的吸引力。在这一点上,由美国童书理事会和其它机构主办的“儿童之选书单”(Children's Choices List,始于1974年)和“儿童之选童书奖”(Children's Choice Book Awards,始于2008年)的评选过程很值得我们借鉴,保证了评选出的童书既是高质量的,也是儿童真正喜欢的(张厚粲等,2016)。
 
4. 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指标的制定需要分级、分层,建立科学分级体系
 
在合适的时候为儿童提供合适的资源,能助力儿童英语阅读能力的提高。然而,儿童的语言能力不同、兴趣不同,造成其对英语阅读资源的需求大不相同。为了更好地帮助家长、教师为儿童选择合适的英语阅读资源,依据儿童的年龄、认知能力、语言能力等对阅读资源进行精确分级,为儿童提供最合适的文本势在必行。在访谈过程中,几乎每位教师和教研员都多次提到了分级体系的建立,希望能够在出版物上进行级别标识,便于教师和家长选择。与之相对应,对儿童英语阅读能力的评估也要同时进行,以更好地将阅读资源和儿童进行匹配。有教师建议,如果有条件,可以在出版物中配一张测试卡,通过语言和认知水平测试来确定某种资源是否适合特定的儿童阅读。
 
阅读分级的理念自19世纪初期由美国学者提出,目前西方国家已经形成几种较成熟的分级体系,如发展性阅读评估体系(DRAL)、蓝思分级阅读测评体系(Lexile)、指导性阅读分级体系(GRL)、阅读能力等级体系(DRP)。每本正式出版物上都标有相应的级别,不同的分级体系之间可以互相转换,非常方便家长、教师和儿童进行阅读资源的选择(姜洪伟,2010;琳达·瓦理查,2009)。而在我国,儿童阅读资源分级体系的建立才刚刚起步,还处于凭人工经验分级分类的阶段,尚无明晰的标准规则。
 
教师群体对儿童的英语阅读能力最为了解,他们可以发挥自身优势,同时考虑儿童的兴趣爱好、能力水平等因素,有针对性地为儿童选择、推荐合适的阅读资源,为建立适合我国儿童的英语阅读资源分级体系贡献自己的力量。
 
5. 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评估需要重点关注数字化英语阅读资源
 
经过数字化处理,可以在多媒体计算机或网络上运行的多媒体材料我们称之为数字化学习资源(左晓梅,2011)。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电子出版物、网络阅读资源的数量大大增加,且有研究表明,绝大部分小学生不喜欢纯文字资源,而偏好多媒体资源(孙众、骆力明,2015)。这为我们开辟了一条新的增加儿童英语阅读量的途径。
 
然而,由于缺乏行业规范和评估标准,数字化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质量相比纸质出版物而言更令人担忧。虽然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的英语阅读资源,却呈现出无序的状态,加之信息质量参差不齐,更加大了信息查找和获得的难度。教师、家长和儿童往往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却依然找不到适合儿童的、优质的阅读资源。究其原因是,很少有人对这些资源进行分类、分层、分级,更没有人对其优劣做出评定。目前为止,只有少数研究者对如何评判电子绘本的质量做了初探性研究(Yokota & Teale, 2014)。如何在保持纸质媒体优势的前提下,更好地发挥数字化媒体的特性,既能借助其技术优势增加其对儿童的吸引力,又能真正促进儿童阅读能力的提升是资源研发者需要考虑的问题,也是致力于资源评估的研究者需要深入思考和探究的问题。
 
五、研究展望
 
本研究运用访谈和调研的方法对儿童英语阅读资源的评估指标进行初步探索,以期引起广大研究者对本领域研究的重视,开启针对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的量化研究之门。
 
虽然本研究做出了一些有益的尝试,但还有很大的完善空间。首先,从研究对象来讲,在问卷调研过程中,本研究只是针对46位教师、家长和学术界专业人士进行了调研,目的在于识别出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的关键指标,其结果还有待在更大的样本群体中进行验证。其次,从研究内容上来讲,本研究只是识别出了一些关键指标,如何将这些指标构建成更具体系、更具操作性的评估框架还需进一步研究。还有,在研究方法上,除调研和访谈之外,也可以在下一步研究中尝试采用更专业的统计方法进行建模,从更科学的角度对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的框架进行探索和构建。
 
儿童英语阅读资源评估体系的建立是一项复杂的工作,要综合考虑儿童和资源本身的因素,如儿童的年龄、语言水平、认知水平、兴趣爱好、背景经验和知识等,阅读资源的语言质量、图画质量、印刷质量等,需要教育学、语言学、心理学方面的研究人员以及广大教师、家长和学生的广泛参与,还需要出版界的大力配合,任重而道远。
 
————————————
 
参考文献
 
Sheldon, L. E. 1988. Evaluating ELT textbooks and materials [J]. ELT Journal, 42(4): 237-246.
 
Outson, K. R. 2003. Choosing and introducing new books: An investigation of teacher decision making [D]. Texas Woman's University.
 
Yokota, J. & Teale, W. H. 2014. Picture books and the digital world [J]. The Reading Teacher, 67(8): 577-585.
 
毕玲莉. 2012. 小教英语阅读资源的开发与利用[J]. 少年儿童研究,(12):36-38.
 
邓林园、王美璇. 2015. 中学心理教师的胜任力探讨:经验型教师与新手型教师的对比分析[J]. 教育学报,(6):61-68.
 
韩清献、周振军. 2005. 中小学学习资源评价原则体系的构建[J]. 现代中小学教育,(2):72-74.
 
黄源深. 2006. 好的英语是“读”出来的——英语教学谈(之一)[J]. 外语界,(4):63-66.
 
姜洪伟. 2010. 美国阅读分级方式简评及思考[J]. 出版发行研究,(10):10-14.
 
教育部. 2012. 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2011年版)[M].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李倩倩. 2013. 小学语文课外阅读中的价值观问题及对策[J]. 海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4):138-140.
 
琳达·瓦理查. 2009. 让孩子阅读适合自己的图书——欧美儿童分级阅读研究管窥[J]. 出版发行研究,(9):19-20.
 
刘桂秋、张玥. 2008. 英语儿童文学读物与小学英语教学[J]. 辽宁教育,(Z1):62-63.
 
荣其昌. 2007. 让孩子阅读“健康”书籍[J]. 儿童保健,(8):29.
 
孙众、骆力明. 2015. 小学生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学习资源——梅耶多媒体学习原则对数字原住民适用性的实证研究[J]. 中国电化教育,(7):79-84.
 
薛春. 2017. 揭开阅读教学的面纱,体验别样精彩——谈小学阶段英语阅读资源的开发和利用[J]. 创新时代,(1):70-72.
 
张厚粲、李文玲、舒华. 2016. 儿童阅读的世界——学校、家庭与社区的实践研究[M].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张雪梅. 2001. 关于两个英语教材评估标准[J].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61-64.
 
周晶晶. 2011. 北京城乡小学生家庭英语学习环境现状调查研究[D]. 北京师范大学.
 
左晓梅. 2011. 基于应用和设计的数字化学习资源评估研究[J]. 软件导刊(教育技术),(10):62-64.
 
————————————
 
注:本研究得到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促进儿童发展的数字化学习资源评估体系研究”(项目批准号:14YJAZH081)的资助。
 
附作者信息:
 
王文静  解会欣   北师大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  
 
李丽  广州大学外国语学院  
 
谢秋葵  北师大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  
 

    

AttachmentSize
小学每期一文201909.pdf2.86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