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篇)2019年第10期:思辨活动与情感交往并重的初中英语阅读教学实践(江苏:葛婷婷;附PDF下载)

 
【摘  要】在初中英语阅读课堂教学中,思辨活动的设计可以训练学生的思维能力,情感交往的渗入可以提升阅读课堂的效率和质量。本文解析了在初中英语阅读教学中学生与文本交往、与他人交往、与自我交往的具体实践,以探讨思辨活动与情感交往并重的初中英语阅读教学观的实践途径。
 
【关键词】思辨活动;情感交往;思维品质;阅读教学
 
 
一、引言
 
阅读课是初中英语学的重要课型之一。通过阅读教学活动的开展,教师不仅应该让学生用英语提取信息、处理信息,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激发阅读兴趣,而且应教会学生根据阅读的目的,选择阅读策略,通过体验、实践、讨论、合作和探究的方式发展阅读技能(陈凤梅,2017)。
 
然而有些教师认为,初中学生英语学习的关键在于语言知识的积累,初中英语阅读教学应注重基础知识的理解与应用,因而在阅读教学中将主要精力投入在语篇中的语言和内容的处理上,却忽视了情感发展。有些教师虽然在阅读课中有培养学生思维能力的意识,但教学设计却过于简单化和流程化,很多问题和活动都停留在表层信息的理解和细节信息的提取,对学生情感维度的处理也停留在表面,课堂中缺乏师生与生生间深层次的沟通和交流。还有的教师在课堂中虽然有思辨活动设计的痕迹,但是问题的设计严重脱离学生的实际情况,没有考虑初中学生的心理年龄特点和生活经历,忽视初中学生在课堂中的情感,因而无法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导致阅读课堂氛围沉闷,不能达成思维品质训练和情感态度升华的教学目的。
 
本文将探究如何在初中英语阅读教学实践中实现思辨活动与情感交往并重,即在阅读教学中通过对学生情感体验的关注,促进学生思辨能力的养成。
 
二、初中英语阅读教学中的思辨活动设计与情感交往关注
 
思维品质作为英语学科核心素养之一,是思维在逻辑性、批判性、创造性等方面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水平。阅读教学是培养学生思维品质的重要途径(易爱平、易娇艳,2018)。学生基于已有的知识,依托不同类型的语篇,在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促进语言知识学习、语言技能发展、文化内涵理解、多元思维发展、价值取向判断和学习策略应用。这一过程可以增强学生的文化意识,提升其思维品质,提高其学习能力(教育部,2018)。学生在阅读过程中所展现的分析、归类、概括、推理、判断、迁移等能力是思维的逻辑性、批判性和创造性的表现形式。教师在阅读教学中通过设计巧妙的活动,可以训练学生在阅读时概括文本信息、分析结构关系、努力解决问题、尝试表达观点的能力,促进学生思维能力的提升。因此,促进学生思辨能力的活动设计,是达成高阶阅读教学目的的重要手段。
 
为了在初中英语阅读课中提升学生的思维能力,在教学设计过程中渗入对学生的情感关注,将会提升阅读课堂的效率和质量。初中学生活泼、好动,思维能力和情感表达能力都处于逐渐形成且尚未成熟的阶段。针对此阶段的学生,教师如果不仅关注其认知技能,而且关注其情感领域,在课堂上科学引领,将会对他们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形成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朱小蔓(2005)倡导的“情感—交往”型课堂教学主张认为,在课堂教学活动中,围绕学习内容、学习手段、教师与学生各类主客体因素,必将自觉不自觉地产生三种形态的交往活动:学生与学习内容的交往、学生与他人的交往、学生与自我的交往。与学习内容的交往即与知识发生交互;与他人的交往是指在课堂上师生与生生之间的多维度交往,可以使学生在课堂中感受人际互动的愉悦体验;与自我的交往指的是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思维和体悟,即学生自我内部经验的改造与重建的过程(转引自徐志刚,2018)。英语阅读课中的思辨活动设计应同时兼顾学生的情感交往。在阅读课堂教学中,教师基于对学生情感交往的关注,设计更贴近学生实际生活、符合学生情感认知的思辨活动。师生在思辨活动的碰撞与交流中,促进情感态度目标的达成。
 
三、思辨活动与情感交往并重的初中英语阅读教学实践
 
1. 基于文本交往,促进思维培养
 
“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其核心在于学生与文本的对话。静态的文本,可以视作一个有待“交往”的对象,学生以自己的言语与文本形成“交往”,达成理解,形成对话(陈林,2012)。Krashen(1981)在其情感过滤假说理论中指出,学习者的情感因素会阻碍或加速语言的习得。情感交往中的文本交往要求教学活动关注学生的认知特点和情感特征,注重对学生学习动机以及交往意愿的激发,促进学生对文本学习产生浓厚兴趣,这可以为学生思辨能力的培养营造积极的情绪状态。教师应从学生已有的知识结构入手,激活学生原有的知识,让学生在学习新知的过程中产生共鸣感和认同感,保障学生思维活动的开启。教师在引导学生与文本交往的过程中,需要关注到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真实感受,使他们的认知和情感得到关照,进而相互支持、协调发展(朱小蔓、王坤,2018)。教师应为学生提供充足的与知识交往的空间,保障这一交往形态的真实发生。教师可以通过设计问题、绘制图表或思维导图等方式帮助学生理解、分析文本,促进他们在与文本交往过程中的思维活动。
 
[教学片段1]
 
在译林版《英语》(下同)八年级下册Unit 6 阅读课文Volunteering for the Special Olympics World Games的教学过程中,教师借助标题,提出如下两个问题:What may the article talk about? What do you want to learn from this article? 学生通过阅读标题给出答案:The article may talk about the Special Olympics and volunteers. I want to know who the volunteers are and what they do. I also want to know what the Special Olympics Games are. 根据学生的回答,教师引导他们绘制出如下图示: 
 
 
  
[设计意图]
 
标题往往承载着概括文章内容、提示文章线索、揭示文章中心思想等作用。学生与文本的交往可以从与标题的交往入手。在教学片段1中,教师引导学生通过阅读标题预测文章内容,并依据文章有可能展现的内容,询问学生想具体了解什么信息,以此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学生在与标题的交往中积极思考,带着期待和好奇认真阅读。标题阅读是开启学生思维的钥匙(黄建良,2018)。教师根据预测的内容绘制简单的图示,为后续阅读中完成更详细的图示或表格做好铺垫。标题阅读与标题结构分析为接下来的阅读做好了充分准备,也激发了学生的主动思维。
 
[教学片段2]
 
在九年级上册Unit 1 阅读课文People Who Are Happy with Their Jobs的教学中,在学生研读文本时教师呈现以下表格,借助表格让学生思考文章的主旨问题:Who are the people mentioned in this article? What are their jobs? What are their personalities like? 然后,教师让学生边阅读文本边完成表格(表格中的斜体词为要求学生填写的内容)。之后,学生分组合作探讨与文本交往中的个人收获,取长补短,促进与文本的互动。
  
Name
Job
Personality
Wu Wei
artist
quiet, creative
Su Ning
general manager
active, energetic
Liu Hao
chief engineer
careful, modest
Fang Yuan
a pioneer heart surgeon
kind, patient
 
[设计意图]
 
在教学片段2中,学生在教师的引导下,将抽象的文本中看似分散的、多元的信息用表格捋顺脉络,有效避免了因为知识过于抽象而让学生失去学习兴趣从而产生情绪维度上的障碍。文本交往中的体系化梳理,是学生思维能力从初级认知逐步过渡到高级认知的过程,可以促进学生理解和概括能力的发展,从而促进学生逻辑思维能力的养成(黄建良,2018)。
 
在学生与文本交往的过程中,教师为促进学生与文本的交往,需要充分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知晓学生的知识结构和现有水平。教师既要在教学活动中从情感层面上注重学生学习兴趣的激发和良好学习状态的保持,又要在教学设计中促进学生梳理、比较、识别信息,分析信息之间的关联和差异,并推断其逻辑关系。
 
2. 聚焦他人交往,碰撞思维火花
 
在“情感—交往”型课堂的与他人交往中,教师应鼓励学生产生与教师或同学的交流意愿,并具备识别他人情感需求的能力,对他人的表现能有积极的反馈,且可以自信展示自我并乐于表达。“情感—交往”型课堂中与他人的交往,可以通过师生对话、生生对话、合作学习等课堂形态呈现。学生在与他人的交往中通过情感的交互达成思维火花的碰撞,在倾听、分享、沟通、交流等一系列的与他人交往的活动中表达自己的观点,听取别人的建议,并在不断的阐述与倾听中修正自己的观点,形成新的观点,实现思维的提升。人际互动、观点碰撞、情感交流的语言活动也是训练学生批判性思维的有利途径。
 
[教学片段3]
 
八年级下册Unit 6阅读课文Volunteering for the Special Olympics World Games的第四段讲述了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志愿者刘明为天生有智力障碍的运动员李海服务的心得体会。刘明被李海的勇敢深深打动,他认为对李海而言,积极参与特奥会远比赢得金牌更加重要。在比赛中获得第四名的李海,在赛后更为自信。不同于梳理前三段文字时关注语篇表层信息提取(了解特奥会的时间、地点、人物等)、掌握段落大意的细节处理方式,本段落的细读更倾向于深入地挖掘文本信息,培养学生批判性阅读的能力,关注学生对语篇的诠释、分析、评价、推理、解释、自我调节的能力。学生在阅读段落之后,同桌互问如下问题:Which is your favourite sentence in this paragraph? Why do you like it? 学生自由讨论, 分享观点。教师巡视全班。学生观点如下:
 
A: I like the sentence “He feels more confident now because of the Special Olympics World Games.” The Special Olympics have helped people with 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 a lot.
 
B: Yes, for me, I am especially happy to see the change in Li Hai because of the Special Olympics.
 
在学生交流观点之后,师生展开如下对话:
 
T: Now, please tell me the sentence you like best in this paragraph.
 
S: I like this sentence: To Li Hai,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not to win a gold or a silver, but to take part.
 
T: Why do you like this sentence?
 
S: I like it because it shows a real athlete's dream.
 
T: To win a gold is no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Do you agree with this opinion?
 
S: I agree with it. It's a good idea not only in sports games, but also in our daily lives. We should always try to participate, and not always care about the result.
 
T: Good! Who else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us your favourite sentence?
...
 
[设计意图]
 
教学片段3中与他人的互动采用了生生互动和师生互动的形式,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与他人的交往。学生依据个人喜好和对文本的不同理解,自由选择本段落中最喜欢的句子。教师设置开放性问题,为学生的思维和表达提供了宽广的平台。学生思维碰撞,各抒己见,充分激发了分析和探究能力。生生间的对话形式帮助学生走进智力障碍运动员的生活,使学生透过表层的文字,深入理解这些运动员的艰辛与不易,并被他们的乐观、积极向上的精神所感染。生生对话的宽松氛围既保障了学生积极参与和表达的意愿,又为下一个教学环节中旨在提升学生思维能力的师生对话打下基础。在师生对话中,教师巧妙设问,适度追问,让学生批判性思维的能力得以训练和启迪。同时,愉悦的师生关系渗透进个体学习与认知交往中,有益于学生认知与情感品质的全面发展(朱小蔓、王坤,2018)。
 
[教学片段4]
 
七年级下册Unit 5阅读课文The Ghost in the Park中出现了大量的动词,因此通过表演的形式演绎这些动词是检验学生是否真正理解课文的有效评价方式。在阅读标题、概括文章大意、处理学生理解上有困难的部分单词和句式之后,教师要求学生在小组中分角色表演课文。教师先根据语篇内容,协助学生完成分组,以四人为一组,组内成员推选组长;然后由小组长安排小组成员的角色分工(narrator、 Millie、Amy和Andy)。小组成员在组长的带领下,借助语篇共同拟就表演剧本。经过几分钟的排练之后,教师邀请小组成员课堂展示合作成果。以下是某小组展示的剧本(斜体部分为旁白):
 
(One Sunday morning, Millie and Amy went to Sunshine Park. As usual, they sat down under the tree. Suddenly, they heard a whisper from the bushes behind the tree.)
 
Amy: What's that voice, Millie?
 
Millie: I don't know. (The two girls turned around.) Is anybody there?
 
(No one answered. They ran away quickly. On their way, they met Andy.)
 
Andy: What happened to you? Why are you running so quickly?
 
Amy: There ... there ... is a ghost in the park ...
 
Millie: It's terrible! Let's run!
 
Andy: Hey, wait! That's impossible! Take me there!
 
(The three students went back to the tree.)
 
Andy: Hey, who's that? Anybody here?
 
(Andy searched the bushes carefully. He found a little cat.)
 
Andy: Ha-ha, here is the “ghost”! It's only a small, weak cat.
 
(The three students took the little cat to the animal center happily.)
 
[设计意图]
 
教学片段4要求学生在掌握文章主旨大意和梳理部分细节之后,根据自己的理解重新整合文本,并用自己的语言将重新整合的文本用另一种表现形式展示出来。对于七年级的学生而言,这样的表现形式是对其思维能力的挑战。它不仅对学生解读、理解文本提出了一定的要求,同时还需要学生真正内化、展现文本,这对学生的诠释、分析、评价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是训练学生批判性思维的有效途径。与他人交往的小组合作模式缓解了这项任务给单个学生带来的挑战和压力。教师帮助学生进行了合理的小组分工,让每一个小组成员都有属于自己的任务,小组长的调配和监控又让小组成员不是单独完成任务,而是以相互帮助、相互协作的模式进行。在与他人的交往和沟通中,学生既有自我表达的机会和平台,又学会了倾听他人并与他人分享,更是在这样的碰撞中提升了自我解读文本、分析文本的能力,促进了批判性思维的养成。
 
在学生与他人交往的过程中,教师应为学生营造宽松、和谐的学习氛围,以自由对话的形式鼓励每一个学生参与其中,以充分调动学生的参与热情。教师应设计有一定思想深度和思维层次的参阅型问题,帮助学生加强情感体验和理性分析与评价,切实提高综合语言运用能力,进而逐步形成批判性思维能力(李静,2018)。
 
3. 深入自我交往,拔高思维高度
 
“情感—交往”型课堂的自我交往是交往活动中高层次的交往形式。自我交往是在与文本交往和他人交往的过程中,通过汲取文本中的深层信息,以及与他人交流观点,自我生成对学习内容的全新剖析、重解、建构与拔高。在与自我交往的活动中,学生有调控课堂情绪状态的意识或行为,并可以主动地将所学知识、信息与自身生命、生活相联系。学生的自我交往是一次敲碎、重整、再现、创新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学生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得以升华,同时实现思维深层次训练。自我交往可以帮助学生提升思辨能力、学习能力和创新能力,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教学片段5]
 
在八年级下册Unit 6阅读课文Volunteering for the Special Olympics World Games的教学中,教师带领学生再次研读语篇,针对语篇中的几个关键词语(见下框中画线部分)与学生展开讨论。在讨论中,学生将与文本和他人交往等各种思维训练形式中已获取的新知内化,充实自己已有的知识积累,通过进一步思考、判断与感悟,输出个性特点鲜明、体现个人价值观的观点。
 
Liu Ming didn't know what to expect ...
 
Liu Ming didn't know what to expect when he volunteered for the Special Olympics World Games in Shanghai, back in October 2007.
 
The Special Olympics World Games give children and adults a chance to serve others.
  
以下是师生讨论的课堂实录:
 
T: Liu Ming didn't know what to expect at first. Why does the writer tell us this? What is important for being a volunteer? Is experience important?
 
S1: No. The writer wants to tell us it is not important for a volunteer to have experience. A volunteer should be willing to give up their spare time. It's OK if he doesn't have experience.
 
S2: In this way, the writer wants to encourage more people to be volunteers. He wants to tell us it's not difficult to be a volunteer.
 
T: This sentence also talks about the time and the place of the Special Olympics. It took place in China in 2007. What does it mean to China?
 
S3: In recent years, China has been developing quickly. China wants to show the world that it has the ability to hold a world game like this.
 
S4: The Chinese are kind to people with 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
 
S5: The whole world believes in China. People with 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 believe in China.
 
T: Why do the Special Olympics World Games give children this chance to show their skills to the world, while the Olympics only give this chance to adults?
 
S6: Because they want more children to take part in the game. They want them to be confident when they are young.
 
[设计意图]
 
准确、多样的词汇能够使语篇生动有力,所以在阅读语篇的过程中,教师和学生要格外注意那些能准确传达意义的词汇(陈新忠,2018)。教学片段5中,教师再次回归文本,细挖文本中具有深刻意义的词语,带领学生重读这些词语。学生以前期的阅读活动为基础,在有充分信息准备的前提下,自然而然地进入了课堂中与自我交往的环节。此刻的学生,没有紧张、焦虑的情绪,在与他人交往的铺垫下,在同伴互助的学习环境中,有了充足的知识储备,进入了自我内化、自我提升的环节。
 
在这个教学片段中,师生间通畅的沟通与表达充分体现了学生深层次思维的训练,也将学生的自信、从容和对文本语篇的准确把握展示出来。在与自我的交往中,学生有主动将所学知识、信息联系自身生命、生活的意识,有自我反思的行为。学生从与他人对话的交流反思提升到自我交往的独立反思,这对正确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形成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教学片段6]
 
八年级下册Unit 3阅读课文Around the World in Eight Hours以读者进入了一个名为“八小时环球旅游”的网站为背景,在网站导游Robin的带领下,读者游览了美国最大的城市——纽约。在游览过程中,导游带领大家走进华尔街、时代广场、中央公园和百老汇等纽约标志性景点。结束纽约的游览之后,还可以在网站上开启另一个城市的旅行。教师重读了文章最后一句话:Pick another city and then start your new tour!而后向学生提问:Where do you want to go for your new tour? 在教师的引导下,全班决定向在线环球游的网站提交“Online Tour of Nantong, China”的游览介绍,达成读后写作任务。以下是学生当堂的写作原文(未作修改):
 
Welcome to “Around the World in Eight Hours”. I'm your tour guide, Li Xuan.
 
Here we are in “Jianghai Pearl”— Nantong,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cities in China.
 
Wolf Hill, a hill famous in China, is a wonder of Nantong. We can have a bird's eye view of the city on the top of the hill.
 
Further on is Hao River. Every Rice Dumpling Festival, a great number of people gather here to watch the Dragon Boat Race. It is exciting to see the boat rowing very quickly!
 
Here we are in Renmin Park. With beautiful lakes, hills and a large green lawn, it's a good place to have a walk and enjoy the beauty of nature.
 
Don't miss Gengsu Theater in Nantong. It has been famous since the Qing Dynasty. Have you ever heard of Mei Lanfang? He once sang Beijing Opera here.
 
OK, so much for Nantong. You can choose another city to visit on your tour.
 
[设计意图]
 
教学片段6采用了读后续写的方式达成阅读能力的提升。读是输入,写是输出,学生通过写的形式完成对读的解析,对语篇学习内容进行了迁移与提升。写作是自我交往的一种方式,学生通过写作和思考,完成自我重塑、建构、交往的过程。学生在教师营造的安静的、独立思考的环境中自主写作,将课堂中学习的知识、文本内化并输出,挑战与训练深层次思维。
 
从学生习作可以看出,该生在写作时认真研读了语篇,借鉴了语篇结构与语篇中的经典句式,将其熟练运用到了自己的习作中。教师巧妙地将南通——家乡的元素作为学生写作训练的内容,既让学生走进熟悉的话题,有话可说,又让学生在叙述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产生对家乡的自豪感,提升了课堂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同时,新语境的创设可以让学生用所学知识去解决新的问题,亦训练了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
 
学生的阅读过程就是思维能力长足发展的过程,具体表现为:学生在认知层面,从不了解到熟知;情感层面上从不感兴趣到感兴趣;思维模式上,从判断正误转向基于事实及实证表达观点(何书利,2018)。学生在阅读时与自我的交往,就是自我发展、自我成长的过程。在自我交往时,无论是学生的情感体验,还是学生的思维能力,都是从表层到深层的上升过程。学生在自我交往的过程中,通过勇于表达或文字输出等形式,将个人感受可视化,从中挖掘自我教育的切口与生命成长的可能性(朱小蔓、王坤,2018)。阅读活动中对学生自我交往的关注不仅提升了学生情境迁移解决新问题的能力,而且提升了学生的发散思维和创新思维。
 
四、结束语
 
思维课堂的创建既是改进当前阅读教学现状的应有之义,又是落实英语学科核心素养的必然要求(葛炳芳、洪莉,2018)。关注阅读教学中思辨活动的设计,是英语学科核心素养在日常英语课堂落地的必由之路。结合初中生的心理年龄特点,在设计思辨活动的同时关注课堂中的情感交往,会让思辨活动贴近学生的生活背景和认知方式,尊重学生的情感体验,减少其学习焦虑,从而达成更好的训练思维能力的效果。思辨活动与情感交往并重的初中英语阅读课堂,是帮助学生形成英语学科核心素养的有效路径。
 
————————————
 
参考文献
 
Krashen, S. D. 1981.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 [M]. New York: Pergamon Press.
 
陈凤梅. 2017. 围绕“一个中心”和“两条主线”开展高中英语阅读教学[J]. 中小学外语教学(中学篇),(10):28-31.
 
陈林. 2012. 交往,学生对文本应有的行动[J]. 中小学教师培训,(7):53-55.
 
陈新忠. 2018. 高中英语教学中语篇的主题与主题意义[J]. 英语学习,(11):8-10.
 
葛炳芳、洪莉. 2018. 指向思维品质提升的英语阅读教学研究[J]. 课程·教材·教法,(11):110-115.
 
何书利. 2018. 基于问题设计的审辨式思维能力培养——以中学英语阅读教学问题设计为例[J]. 英语学习,(9):5-7.
 
黄建良. 2018. 阅读教学中指向思维品质的问题设计实践与思考[J]. 中小学外语教学(中学篇),(10):46-49.
 
教育部. 2018. 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2017年版)[M]. 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
 
李静. 2018. 高中英语阅读教学中学生批判性思维的培养[J]. 中小学外语教学(中学篇),(10):50-53.
 
徐志刚. 2018. “情感—交往”型课堂的操作要义[J]. 中小学德育,(9):31-35.
 
译林出版社. 2012. 义务教育教科书·英语七年级下册 [T]. 南京:译林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2013. 义务教育教科书·英语八年级上册、八年级下册[T]. 南京:译林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2014. 义务教育教科书·英语九年级上册[T]. 南京:译林出版社.
 
易爱平、易娇艳. 2018. 基于发展学生思维品质的高中英语阅读教学设计[J]. 中小学外语教学(中学篇),(11):29-33.
 
朱小蔓、王坤. 2018. “情感—交往”型课堂:课程育人的一种人文主义探索路径[J]. 课程·教材·教法,(5):17-25.
 
————————————
 
注:本文为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链式情感教学:基于活动的初中英语课堂设计之行动研究(重点自筹)”(课题编号:B-b/2018/02/110)的阶段研究成果。
 
附作者信息:葛婷婷  江苏省南通田家炳中学 
  

 

AttachmentSize
中学每期一文201910.pdf5.82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