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篇)2016年第08期:词块理论在国外EFL教材中的应用(福建:苏超群;附PDF下载)

  
【摘  要】在外语学习中运用词块对于扩大学生的词汇量、提升学生的语言技能、提高学生语言表达的流利度和准确度都有较好的效果。本文梳理和归纳了词块理论在国外主要的EFL教材中的呈现形式和应用特点,以探索其对我国英语教学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词块;英语教学;教材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
 
我国的中学英语教育中还存在不少问题,如学生词汇量偏低、语言表达能力不强等。教师在处理单词等方面也存在一些不太正确的做法,如课堂教学环节不处理单词,让学生课外自行背诵记忆;在课堂上花大量时间详细讲解每个词语的意思、用法,然后通过小测和考试来检查学生的单词学习效果(陈则航、王蔷,2010)。对于这些问题,国内一些专家、学者和一线教师尝试运用词块理论进行英语教学实践研究(葛文山,2005;雷兰川,2010;李红叶,2004)。他们发现词块在提高学生的口语、听力、阅读、写作水平等方面都有不错的效果。可以说,词块理论从新的角度为英语教学提供了思路和做法。
 
近些年来,我国不少英语教材纷纷采用与国外知名出版社合作编写的形式。这些教材涉及了一定数量的词块练习形式。但是国内教材中词块的呈现和练习还存在如下问题:
 
1. 词块理论在我国中学英语教材中使用面还不够广,出现的频率远远不够,这远远无法体现出词汇搭配的重要性(谭爱华,2006)。
 
2. 词块呈现和词块练习与教材的融合还不够自然。国内教材对词块的处理大多还是在单一习题中进行,如词块填空、词块造句等,习题之间缺乏连贯性和梯度。
 
3. 词汇表较为单一,没有集中呈现词块,不方便学生对词块集中进行学习、巩固和记忆。
 
相比之下,国外英语教学和教材对词块理论的研究和运用起步更早,也有更丰富、成熟的做法。如果能梳理和归纳出国外EFL教材中词块理论的呈现和运用特点,并在教学实践和教材编写中借鉴应用,将有助于我国教师更好地开展英语教学。
 
二、词块的定义、分类及作用
 
在传统的英语教学中,词汇经常被当成各自独立的单位来识记和教学。但是,根据对语料库的研究,语言学家发现生活中大约70%的口语是由经常一起出现的词汇表达构成(Altenberg,2001)。这些经常一起出现的词汇表达被称为词块。
 
词块可以按照结构、功能、成分词数、出现频率、紧密程度等分类方式进行分类(马广惠,2011)。其中,较为普遍接受的有Lewis(1997)的类型分类法。他把词块分为四类:
 
1.聚合词:由多个单词组成的固定短语搭配,如on my way home、after all、as a result。
 
2.搭配词:一起出现频率很高的词语,在语言的长期使用中逐步形成一种共现关系,如put off a meeting、put out a fire、a large population。
 
3.惯用话语:形式固定或半固定且具有固定语用功能的词汇组合,它可以是完整的句子,也可以是固定的句子结构,如:If I had done ..., I would have done ...
 
4.句子框架和引语:经常用在书面语中,作为篇章组织手段,形式和功能基本都是固定或者半固定的短语,如:Firstly ... Secondly ... And finally ...
 
词块具有多种优点和作用:它可以提升语言学习者的词汇记忆效果,提高语言输出速度,使语言表达更加准确、更加流利;它对语言学习者的语言理解和表达起着重要的作用。
 
三、国外EFL教材中词块理论的应用
 
国外不少EFL教材在教学环节和练习方面对词块理念的渗透有较多的实践积累和好的做法。本文主要梳理了以下国外主流EFL教材:麦克米伦出版社的Straightforward、Gateway和New Inside Out教材,剑桥大学出版社的Face to Face、New Interchange(剑桥国际英语教程),朗文出版社的Side by Side(朗文国际英语教程)等。这些国外EFL教材中经常采用的词块呈现和练习形式主要如下:
 
1. 词块在语法教学中的呈现及练习形式
 
桂诗春(2004)认为,语法和词汇不是截然分开的,教语法不能只讲一般的规则,教词汇也不能离开其语法制约。在国内的英语教学中,语法讲解与操练往往是独立的一个专题,与词汇学习等任务割裂开来。而国外一些EFL教材是在语法练习中提供富含目标词块的例子或语篇,将词块学习融入语法讲解和操练中。例如,Side by Side第三册第八单元的主题为Discussing Things People Had Done,本单元的语法涉及否定疑问句的教学。在教学否定疑问句时,教材设计了13个句子,例如:
 
Why didn't your parents eat out yesterday evening?
 
Why didn't Barry go canoeing last Saturday?
 
Why didn't Martha make eggs for breakfast yesterday morning?
 
...
 
Why didn't Monica fly her kite yesterday?
 
如黑体词所示,这些句子全部包含了与单元主题相关的词块表达,使学生在学习语法的同时又了解了本单元的一些相关词块。
 
又如,Straightforward教材Intermediate课本第七单元第三课的主题为Happy Birthday,语法项目为现在完成时和现在进行时。此课的语法练习题要求学生用所给词的适当形式填空,如下所示:
 
It's my mum and dad's golden wedding anniversary next weekend. We ______(arrange) a surprise party for them for the last three months. We ______(book) a room in a local hotel and we ______(order) an enormous cake with a photo of the wedding on top ... I know that Mum ______(think) very carefully about their outfits. She ______(buy) a new dress and she ______ (persuade) my dad that he needs a new suit.
 
在这篇简短的语法练习语篇中包含了arrange a party、book a room、order a cake等多个与课文主题相关的词块。
 
在这些语法讲解与练习的文本中,同主题的词块表达出现在同一语境下,使学生在学习语法时既避免了枯燥无味、脱离语境的机械操练,又较充分地接触到目标词块。
 
2. 词块在词汇教学中的呈现及练习形式
 
在国内英语教学中,词汇教学往往比较单一,学生无法通过大量、丰富的词汇呈现和练习来掌握词汇及其常用搭配的用法。
 
而国外不少EFL教材在词块教学方面有不少值得借鉴的地方:
 
(1)在词汇表中集中呈现词块
 
国内一些专家如桂诗春(2010)指出,词汇表应该多收录一些习惯用法、固定的词块和成语。这方面国外不少EFL教材做得较好。在课后词汇表中,不少教材将与单元话题相关的部分词块集中呈现。例如,Straightforward教材Intermediate课本第七单元第二课的话题为Life Changes,在单元词汇表中,教材呈现了相关的词块表达,如图1所示:
 
 
 图1
 
教材在词汇表中集中呈现与单元话题相关的词块,有助于教师开展词块教学,也利于学生集中认识、记忆并巩固词块,达成语言输出和表达的目的。
 
(2)在多种练习中巩固词块
 
学生在学习词汇时,为保存长时记忆并唤醒词汇,需要运用词汇,包括将词汇摘取出来再还原回去、词汇比较、词汇组合、词汇匹配词汇分类以可视形式呈现词汇再打乱顺序后重新排序以及反复归类和回忆。按照认知水平要求由低到高,大致可以排列为:辨识、筛选、匹配、分类、分级和排序(Thornbury,2011)。国外EFL教材在词汇练习方面,提供了形式丰富、认知层次多样的词块巩固练习,有词块识别连线匹配、词块搭配筛选分类、运用词块补全句子和语篇等。
 
词块连线匹配练习通常的做法是将多个语法形式相近的词块,如动宾词组等拆解成两部分,然后打乱顺序,让学生进行连线匹配。此外,一些教材也采用词块和图片连线练习,让学生把练习提供的词块和对应的图片连线。
 
词块搭配筛选和分类练习是将一系列结构类似的词块拆散并混杂在一起,让学生进行分类。例如,将make系列的词块与do系列的词块混在一起,让学生甄别并整理出来。这种练习可以考查学生的词块巩固情况,而且需要学生运用思维理解词块的意思,并予以分类。例如,Gateway教材B2课本第四页的词块练习见图2。
 
  
图2
 
运用词块补全句子和语篇的练习则要求学生根据所提示的词块,将合适的词填到句子或语篇中,使信息完整。这种练习形式有助于学生了解相关词块在何种语境下使用,有利于学生正确理解运用词块,方便以后进行词块输出。例Straightforward教材Intermediate课本的词块练习图3。在此题下方还设计了句子听力验证及口语输出题,让学生巩固运用目标词块。 

 

  
图3
 
3. 词块在听说教学中的呈现及练习形式
 
(1)在听说教学中渗透词块理念
 
在听力教学中,当学习者听到词汇应用于各种典型语境中,他们会感觉到它的使用范围和常用的搭配,可以获知这个词的形式和用法(Thornbury,2011)。国外不少EFL教材巧妙地将词块精心融入听力素材、听后练习及口语输出任务中,以强化词块的输入及输出。教材编者精心设计听力文本,使语料既真实,又包含较丰富的目标词块,然后设计各种练习,既训练听力、口语,又呈现、强化词块。
 
Straightforward教材Pre-Intermediate课本第八单元听说课的主题为教长辈发送邮件。首先,教材编者将发送邮件的相关词块巧妙地编入听力文本中;然后,在听后练习中列出邮件发送步骤的相关词块,并将顺序打乱,让学生再听一遍后将这些词块按照邮件发送步骤排序。这些词块如下:
 
attach your document to the message
 
click on the email icon
 
connect to the Internet
 
log off
 
send the message
 
type the address
 
write your message
 
最后,在口语输出环节,让学生结合自身发送邮件的经历,讨论听力练习中所列的步骤与自己的发送步骤是否一致或有何差异。
 
(2)在听说教学中运用图示学习词块
 
人的短时记忆加工信息的能量是有限的,难以要求学生在短时间内掌握大量信息。因此,有必要把知识组织成有意义的模块,以减少机械学习(贾冠杰,2010)。学生可以通过图示在词块之间建立逻辑联系,然后识记、输出词块。比如,采用流程图等形式,把有关某件事的多个步骤的词块先打乱顺序,然后让学生通过查词典识别、讨论并排序,再与其他学生核对答案是否一致;也可以对流程图的词块内容进行提问。例如, Straightforward教材Intermediate课本第七单元第二课把人生的各个阶段制成流程图(见图4),然后进行提问,如:Which are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changes?
 
这些练习形式既要求学生理解相关词块的意思,又要求学生在掌握词块的基础上结合个人经历,运用目标词块进行表达。
 
 
图4
 
4. 词块在阅读教学中的呈现及练习形式
 
阅读的读前活动可以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帮助学生构建与话题相关的图式,减少阅读障碍(Nunan,2008)。读后活动可以检验学生对文章内容和语言知识的理解和掌握程度。国外一些EFL教材会提供精心设计的语篇,在语篇中呈现丰富的同一主题的词块,并在读前、读后练习设计中把词块融合进去。比如,在读前练习中,一些教材设计了词块识别练习,让学生从中挑出认识的词块,对不认识的词块则要求通过查词汇表、词典或向他人求助等方法解决。例如,Face to Face教材Intermediate课本第二单元2C It's a Nightmare一课的读前练习见图5。
 

 

 
图5
 
在听后和读后环节中,可以借助语篇材料通过提问、填空等方式呈现目标单词的意义、用法(鲁子问、王笃勤,2006)。一些EFL教材的读后练习既考查学生对文章的理解,又兼顾呈现及操练目标词块,引导学生有意识地关注目标词块。这些教材通常的做法是将课文中包含重点词块的信息改编为正误判断题,或设置问句提问,引导学生用文中的目标词块回答。例如,以下为New Inside Out教材Pre-Intermediate课本第七单元的课文片段及其读后练习:
 
Climate Change March
 
In London today, 20,000 people took part in protest marches and demonstrations as world leaders were meeting for climate change talks ... A group of protesters on bicycles made their way to 10 Downing Street ... but a small group of people broke away from the peaceful demonstrators. They smashed shop windows ...
 
读后练习
 
2. Read the article. Are these statements true or false?
 
(a) World leaders participated in protest marches and demonstrations.
 
...
 
(c) A group of protesters on bicycles went to 10 Downing Street.
 
...
 
(f) A small group of protesters separated from the peaceful demonstrators and went shopping.
 
3. Look at the highlighted phrases in the article. Find phrases with similar meanings in the sentences (a-f) in Exercise 2.
 
在读后练习2中,以a句为例,学生必须将a句中的participate in与课文中的take part in联系起来才能做对。这种习题要求学生阅读文章原文时,仔细揣摩相关词块的含义,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或回答出包含目标词块的答案。它将课文阅读内容的理解与词块的识别、应用相结合,既有语言输入,又有语言输出,还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完成多项教学任务,省时、高效。在练习3中,还要求学生思考文本中做了标记的词块与练习2的哪些词块是近义词,以此来引导学生有意识地关注、积累词块表达。
 
四、国外EFL教材中词块理念体现的特点
 
通过梳理和归纳国外部分EFL教材中词块的呈现及练习形式可以看出,在国外EFL教材中,词块对于提升学生听、说、读、写等能力的重要性已经逐渐得到认可和体现。这些EFL教材中对词块理念的体现贯穿于各种课型和练习中,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1.词块在课后词汇表中集中式呈现
 
不少EFL教材均在课后词汇表中集中呈现与课文话题相关的词块,这一做法既方便教师进行词块教学,也方便学生对词块进行集中理解和记忆。
 
2.词块在各课型中的语境化呈现
 
语境对于语言学习至关重要。Harmer (2011)指出,学生需要在语境中了解单词的用法。国外EFL教材的语法讲解、词汇教学、听力口语、阅读教学等多种课型往往与词块学习融为一体,使学生能在典型的语境中注意、了解、掌握词块是如何使用的。
 
3.词块在教材学习中高密度复现
 
Thornbury(2011)指出,要提供大量接触词块的机会,因为多数学习者很少意识到一个组合是经常出现的,还是偶尔出现的。国外大部分EFL教材每个单元都围绕特定主题展开,再加上教材编写者的精心编写设计,使相关话题词块在课文学习和练习中多次呈现,不少词块连线、分类、句子填空和语篇填空的练习后面常设有听力验证词块及口语输出词块任务,确保目标词块的高复现率,使学生在多个场合得以了解、熟悉这些词块的意义和用法,提升学习效率。
 
4. 词块在各类型练习中多层次巩固
 
国外EFL教材设计了多层次的练习,基本涵盖了布鲁姆教育目标的六个层次,体现了知道、领会、应用、分析、综合和评价的教学目标,较好地达到了考查和训练的目的。
 
5. 大量可理解性的词块输入,确保高效吸收
 
国外EFL教材均由英语国家经验丰富的编者设计编写,既富含词块,确保充足的词块输入和输出,又保证了语料的自然、真实。而且,这些语料和练习又贴近学生的知识水平和思维能力,大量的、多样化的可理解性输入为学生提供了足够的接触语言的机会。
 
6.紧扣个人经验的词块输出,强化实践应用
 
在词汇教学中,应该组织符合学生特点的活动,使学生于活动中运用词汇,从而掌握词汇(王笃勤,2002)。国外EFL教材在多种课型中均穿插了口语讨论活动,这些活动往往要求学生根据自身经历,运用目标词块回答问题或判断、评价相关句子的论述,做到了词块学习个性化(Thornbury,2011)。这些输出活动既加深了学生对相关词块的印象,又让学生有话可说,容易激发他们的表达欲望。
 
五、对我国中学英语教学的启示
 
国外主流EFL教材中词块理论的应用特点,对我们的日常英语教学和教材语料编写有以下启示:
 
1. 在教材素材选取和内容编写方面,应加强中外合作,精心选取和编写词块内容丰富而又自然、真实的语料。在日常教学中,教师也应尽量精心挑选、编写富含词块的语料及练习。
 
2. 在多种课型任务设计和练习设计中,教师应融入词块教学以多种形式反复呈现、操练目标词块,提高词块的复现率,使学生语言用得到巩固强化同时应注意练习之间的梯度和联系,从侧重词块输入逐渐过渡到强化词块输出,让学生在多种练习中逐层巩固,加深认识。
 
3. 教师应多参考国外EFL教材和国外权威语料库,并结合学生的认知水平、个人经历和体验以及感兴趣的话题,选取高频、实用的词块,鼓励学生予以运用,提升对词块的运用能力。
 
4. 学科备课组成员应协同合作寻找词块语料、编写材料练习乃至形成校本课程,使词块教学系统化,从而提升英语教学成效。

本文作者声明:未经本人及北京师范大学中小学外语教学编辑部书面同意,任何媒体不得转载或摘编本文。
 
——————————
 
参考文献
 
Altenberg, B. 2001. The grammatical and lexical patterning of MAKE in native and non-native student writing [J]. Applied Linguistics, 22(2): 173-195.
 
Harmer, J. 2011. The Practice of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M].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
 
Lewis, M. 1997. Implementing the Lexical Approach: Putting Theory into Practice [M]. Language Teaching Publications.
 
Nunan, D. 2008. Practical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M]. 南京:译林出版社.
 
Thornbury, S. 2011. How to Teach Vocabulary [M].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
 
陈则航,王蔷. 2010. 以主题意义为核心的词汇教学探究[J]. 中小学外语教学(中学篇), (3):20-25.
 
葛文山. 2005. 记忆的组块效应与英语词汇教学[J]. 中小学英语教学与研究, (7):44-47.
 
桂诗春. 2004. 我国外语教学的新思考[J]. 外语界,(2):19-25.
 
桂诗春. 2010. 关于我国外语教学若干问题的思考[J]. 外语教学与研究,(4):275-281.
 
贾冠杰. 2010. 英语教学基础理论[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雷兰川. 2010. 基于北师大版高中英语教材的词块教学初探J. 中小学外语教学(中学篇),(5:26-31.
 
李红叶. 2004. 词汇练习要注重词块的产出性训练——浅谈《经贸英语综合教程》 词汇练习的设计思路[J]. 国外外语教学,(1):57-62.
 
鲁子问,王笃勤. 2006. 新编英语教学论[M].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马广惠. 2011. 词块的界定、分类与识别[J].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1):1-4.
 
谭爱华. 2006. NSEFC教材中词汇习题的词块因素分析[J]. 中小学外语教学(中学篇),(7):1-5.
 
王笃勤. 2002. 英语教学策略论[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
 
附作者信息:苏超群  福建省泉州市第七中学  


 
AttachmentSize
(PDF文件下载)201608中学每期一文.pdf5.93 MB